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永生永世永相守

主子的宝宝,爱吃主子做的所有菜,喜欢和主子自助游~记录下每天与主子的幸福生活~

 
 
 

日志

 
 

私藏版武汉小吃(一)烧梅的前世今生  

2010-06-11 20:48:32|  分类: 美食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章、此系列是本人一字一字打出来的原创,用在汉口生活近三十年和武昌读书小几年的好吃经历总结出来的。没有参考任何其它版本的指南。如有撞食,纯属该小吃魅力大,得到好吃佬的一致认同。
欢迎我亲爱的朋友们自留。同时因我最近空间上有些来客我都不认识,请这部分不知名的朋友尊重我的劳动成果,不要擅自转载到别处公共网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终生拉黑。
好不好吃,是个非常私人且不可复制的体验,可能我之珍馐,汝之砒霜,欢迎讨论、分享和保留不同意见,不可攻击鄙夷食物。多样性的世界才有意思。
排名很难分先后,我尽量把我觉得最好吃的放在前面,中上等好吃的放在后面,一般好吃的我就不写了。
在武汉外吃的基本上都没有拍照,只能用纯文字来表述。
不知道会写几篇写多久才能写完,我还要上班,下班还有生活。我慢慢写,不要催,慢工出细活哈。
 
正文开始:
我吃得最长时间的并且那家店一直在经营的并且口味一直没变的是:我从8岁吃到现在的,一月不吃就想得慌的,现名叫德润福的香菇鲜肉重油烧梅。现址在友谊路中百仓储靠近解放大道那个门的正对面。
定语用得超多哈,不难看出也是我感情最深的。我从上小学开始吃,那个时候京广铁路还没拆,我住在双洞门,家里凉台楼下就是铁路,那时下午四点小学放学了我们会去铁轨上玩,火车来了就躲,每晚是枕着火车不断的轰鸣声入眠,后来铁路拆了换成马路,晚上常有人飙车,再接着修轻轨,每晚都是很吵的。以致于2002年搬家到某小区后,小区安静的环境反而让我完全睡不着,大半年后才习惯新住处。
这家烧梅店最开始开在现址的对面。二十多年来,在这条街上换了四个门面,但是都在方圆一百米内的距离。最初只是一个宽不过三米的小门面,老板姓严,每天亲自从热气腾腾的蒸屉上拣烧梅卖。蒸屉有多大呢,我数过,一屉大概能放六、七十个也就是一斤半左右的烧梅。
两笼一起蒸,每蒸熟上面的一笼,先揭开盖子,取出盖子下面利用蒸汽高温消毒的盘子(这样的盘子在没有放心碗的年代让人感觉特别安心),然后端开锅炉上的两笼,露出了下面翻滚的开水,接着再从后面拿一笼刚包好的半熟的(为什么是半熟,后面再说哈)放在翻滚的开水上,然后再把先前端开的两笼放在上面,接着再把最上面的一笼蒸熟的烧梅放在旁边待拣;这样原先在下面的那笼移到上面,用类似于浇花的水壶往上面的蒸笼四周浇点凉水(有点类似于煮面条时中途的点水),放上新的洗干净的盘子待消毒,再盖上蒸屉的盖。接着就按照每位食客的份量分拣蒸熟的烧梅到盘子里。一笼分拣完,继续放笼半熟的在下面。依此循环。每笼烧梅都要先在下面蒸,再到上面蒸,当老板分拣完两笼,烧梅也正好熟了~
我最喜欢的,就是大冬天的站在锅炉旁边看老板分拣烧梅的样子,热气腾腾,香气氤氲,未吃先闻,很陶醉。
我最希望自己买到的,是刚出炉那笼在最开始被分拣到的烧梅,因为前面的一个个被拣到盘子里时还冒着气儿,趁热的吃,皮薄不腻。而分拣到后面的,虽然只差了那么一两分钟,热度略有下降,皮也开始冷缩变厚,口感就差了那么点儿。所以我有时候会特意坏坏的扯点别的理由让后面的食客先吃,我宁可多等一笼,吃最新鲜的口感。
从这点上也可以看出,在我8岁的时候,已经对食物很挑剔。对味觉追求极致的完美。厄,这真是天生的。
刚出炉的烧梅确实很烫,我直到现在都很佩服老板从超高温分拣烧梅的本事,我自己在家也试过去碰刚蒸熟的烧梅,但完全忍受不了,只能用筷子小心翼翼的从蒸锅里夹出来。
我清楚的记得,当时热干面是一毛钱一两,面窝是一毛钱一个,我一般能吃三两热干面加一个面窝。而他家的烧梅是三毛钱一两、四个(过去22年,现在涨到两块四一两,八倍),小学和初中时的我,非常不可思议的是个大胃王,一顿至少吃三两,有时吃四两,半斤也吃完过。厄,20个烧梅一顿吃完,不知道有谁尝试过哈。现在年纪大了完全不行,吃上二两就能撑死我。那时家里条件不算太好,一个星期的某一天找大人要九毛钱或者一块二吃顿烧梅过早,对小孩子来说,是很大的满足。
上高中后,要早自习,作息时间有点紧张,一般是周末才有空去吃。偶尔馋得不行,会专门早起二十分钟,早六点不到就去排队等烧梅。
读大学时,自然也只有周末回家才吃得到。
老板渐渐不再亲自分拣烧梅,出去找别的赚钱的活,就换了老板的弟弟分拣,后来老板的弟弟在别处开了分店,又换另一个弟弟,一直到老板家里所有的弟弟妹妹都出去自立门户开分店。现在的总店是老板娘弟弟分拣,老板娘收钱。
总店永远是排队的,从我8岁一直排到现在。周末的早上,会有很多附近的居民带着自家的大碗甚至大锅来端,买个八两一斤的回家分着吃。他家的操作间里永远是八个16-18岁左右的女孩子,据说全部来自老板老家乡里,一般干个两三年可能就去找别的工。这么多年,一拨一拨的从未断过,我想,这样一个小小的烧梅店,解决了多少农村女孩到城里来最初几年的就业难题呢。估计老板在老家也是非常风光的。
这八个女孩子,一般是两个人和面、四个人擀皮、两个人包。分工配合得非常默契,速度非常快,看他们擀皮和包馅的动作,以及随着这些动作自然摇摆的青春的身躯,实在也是一种享受。
老板曾经告诉我,他家烧梅好吃的最大原因在于这个糯米,每一颗糯米,都是从他老家运来。这话我相信是不假的,基本上每半个月,就会有一辆大货车,黄昏时分拖着一车的糯米到我们巷子里,我会端着饭碗站在走廊上往下看他们一麻袋一麻袋的卸糯米。
为什么我前面说上笼蒸的至少是半熟的烧梅呢,因为这些烧梅的馅,包括糯米、大块的肉丁、大块的香菇丁,在上笼之前都是熟后被冻起来的。唯一的生的部位,是现擀的烧梅的皮。小时候,老板全家和那些操作间里的女孩子就租住在我家楼下巷子对面五米处的一栋两层私房里,他们每天上午卖烧梅,下午和晚上就是在巷子里支起一口嗨大的锅,蒸糯米、熬熟肉丁和香菇,切丁改刀,熬猪油,我们住在五楼,每天都能闻到从一楼飘上来的猪油的香味,真是欲罢不能。
这么多年,在烧梅店里能看到的最多的人,是那些年纪偏大的老爹爹老婆婆,他们牙齿不好,饭量比较小,烧梅很软和,可以只买四个,慢慢吃。他们有的是时间,不怕排长队。我有时看到一对老夫妇,一起拄着拐杖来吃烧梅,心里就莫名的感动和羡慕。
他家的烧梅个头偏大,猪油浸润了每颗糯米,货真价实的肉丁和香菇丁,吹弹得破的皮儿。我吃烧梅的方法很特别,不像别人一口咬下,我会先用筷子扒开烧梅口,直接露出里面的馅,把肉丁和香菇丁挑出来单独吃,把香葱拈出来扔掉(我不吃葱的缘故),然后再把烧梅口用筷子夹拢,皮包着糯米分三口咽下。每个都如此。我以数每个烧梅里有几块肉丁和香菇丁为乐,最高的记录,一个烧梅里包了四块肉丁和三块香菇,以致于剩下的糯米很少很少了,那一个烧梅真是吃到赚到哈~
他家烧梅的品质二十多年,一点儿没变,同时没变的是他家免费供应的大碗茶,其实就是最便宜最普通的花红茶,吃两个烧梅,再喝上一口花红茶,既解油腻又爽口。盛茶的大碗们团成圆环形,放在一个铁丝网中,铁丝网和碗儿们是泡在一大锅开水中,烧开水保温的现在已经不多见的小煤炉。这样子也是为了达到消毒的效果。要想取出碗,得先捞起铁丝网,碗们就离开了开水,然后再迅速的把很烫的碗拿出来放旁边桌上,将铁丝网还原,就可以接茶喝了。经常可以看到老爹爹去吃烧梅的同时带上一个大玻璃杯,灌上一满杯花红茶带回家喝。每每看到这一幕,我又有些儿难过,希望自己老的时候,不要这么照业。
他家的地板和桌子是永远也擦不干净的,他家的风扇在夏天是永远起不到凉快的作用的,即使这样,也不能妨碍老食客几十年如一日的喜欢他家。
据我所知,他家在球场街、民生路、十九中、硚口等地开了分店,店名分别是严家老二店、严家小妹店、严家老幺店,但是味道始终不如老店。因为蒸的火候,永远不像老店掌握得纯熟,同时也很难得像老店这样,营业时间从不间断的有人排队。
他家全年无休,只在春节时放半个月的假,这半个月,也是我很难熬的日子,没得吃。幸亏后来他家开始卖速冻的,可以自己买回家冻着随吃随蒸,还附送垫底的松针,并且这松针也是贴心的用的是蒸过的浸过油的松针,不会是纯生的那种,蒸出来会有很青涩的口感。但是自家蒸的终究不如老店里旺火大炉现蒸的。但是自家蒸的,数我蒸的工夫最好,大概能达到严家老二店的水平。因为我会学着老板点水,会仔细观察火候,会小心翼翼的用筷子夹出来,保证不破皮。家里其他人没有我这般用心的去侍候,会蒸得让我觉得惨不忍睹暴殄天物。通常每次春节我都会屯两斤共八十个在家速冻着,还是会期期艾艾的等着过完元宵去吃新年第一口新鲜出炉的烧梅。
我带过很多朋友去他家吃,最开心的就是碰上能和我吃一样多,堆成小山儿似的三两烧梅的人;最害怕碰到的是只一口就叫嚷嚷油腻不肯多吃的人。好在不肯吃第二口的只有一个,其余的朋友都是赞不绝口,有两个是吃完了还要再加一两。
我一直很纳闷的是,他家的烧梅卖了这么多年,每天的营业额相当的多,这么多年的积累,我曾经粗略算过,老板一家三口有个大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积蓄绝对是可能的,为什么从没见过他们衣着光鲜的样子,老板娘的衣服还是二十年前的款式,鞋子上永远有一层面粉擦不干净,头发也不曾好好打理过,为人非常的低调,每天五点多就出摊,中午一点左右卖完收摊。下午和晚上再准备明天的料。真是一辈子都在为别人的口福忙碌着。
有一回在他家过早时遇上同学的爸爸,那天老板的妈妈正好也坐在店门口和食客拉家常,我同学的爸爸看到老板的妈妈,很惊讶,偷偷告诉我说,他小时候每天吃老板妈妈在街上炸的面窝,别家的面窝没人排队,老板妈妈的面窝卖的是翻倍的价,却永远排队,因为她在炸面窝的米糊糊里,掺了不少的鸡蛋,炸出的面窝又酥又香又脆又泡(泡读一声哈)……我到现在都记得叔叔形容那个面窝的表情,我到现在都遗憾没早生三十年吃到严家妈妈炸的面窝。这个味道,只好永久的存在于我的想象中了。
如果有时空隧道可以穿越,我会选择回到排队买严家面窝的那个年代。
开心的是,明年的每个周末,我步行五分钟就能吃到它了~不用像现在,要吃上一顿还得坐轻轨。
 
 
加上20100807特地补拍的一张照片哈,就是介个样子的。
私藏版武汉小吃(一)烧梅的前世今生 - 寿儿 - 永生永世永相守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